« 上一篇下一篇 »

知责任者,大丈夫之始也

  总有些生命,酣畅淋漓的肆意挥洒,即使遍体鳞伤,亦能够坚守最初的梦想。也有些生命,宁静淡泊的安于一隅,即使无波无澜,亦能够坚守最初的自己。

  “从青春到白发,心归处,是敦煌”。五十七年定居敦煌,无私奉献,只为成就璀璨的敦煌文化。从令人艳幕的青春年华到两鬓斑白的鲐背之年,坚守敦煌,已知莲子般在心头激荡。她的一腔热心已化为平静湖光,但只有敦煌二字,仍在心头久久回荡。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便是中国的脊梁”。鲁迅先生如是说。樊锦诗先生则更是中国的脊梁!初到敦煌时,与当地居民一样住土房,睡土炕,由于气候不适导致水土不服,但这又怎能阻挡热枕?与爱人两地相隔,受尽相思之苦。曾经的相濡以沫,曾经的相敬如宾,如今所剩的只有记忆中泛起的涟漪。纵困难重重,但她始终无所动容,这便是中国的脊梁!

  《莱根谭》中说道:“酷烈之祸,常起于玩忽之人;盛满之功,常效于细微之事”。樊锦诗先生为了更好研究敦煌文化,夙兴夜寐,焚膏继晷,查阅了浩如烟海的书籍。脚踏实地,立足实际,却又敢为人先。面对游客量增加使得壁画破坏加剧的问题,她提出在莫高窟内安装传感器,更好的更科学的进行管理;在得知计算机可以使壁画色泽样式永久保存后,更是创造性的提出了将壁画“数字化”的方案。

  知责任者,大丈夫之始也;行责任者,大丈夫之终也。我辈作为大丈夫,忧以天下,乐以天下。更应该继承和发扬樊锦诗先生“舍一朝风月,得万古长空”的奉献精神,使家国情怀与个人情感有机结合,让流连小家的私情走向民族复兴的大义,助力中国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