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生如远行,不惧陌路

  这世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要抵达的地方,没有原因,这样的一个地方,有的人已经抵达或正在抵达的途中,有的人也许还未动身。

  我心中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它叫墨脱。

  墨脱是藏区林芝市的一个小县城,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深处,古时它叫“白玛岗”,抵达的路途十分不易。

  2017年2月,小美对我说,她到达墨脱了。

  这个我15岁时在火车上遇见的姑娘,一个人往返中国的大江南北,不回头,不留恋,从来就是说走就走。

  她从波密寄来明信片:墨脱是你说了3年却从未抵达的地方,你何时来?

  从最初在《国家地理》杂志上被赤腳的背夫所震撼,倏忽间,已经过去了3年,我心心念念的墨脱,不厌其烦地对身边人讲述的墨脱,自己却从未抵达。

  是什么原因,让3年的时光都没能够让我下定决心抵达内心早就想去的地方?

  去往墨脱的路途太遥远。

  也许,我曾经这样告诉自己。

  路途太遥远、太危险,不能轻易上路。墨脱处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深处,要翻越无数高山,沿途有极易崩塌的岩石,有泥石流,还有吸血的蚂蟥……见不到喜乐的俗世人间,沿途没有温暖舒适的旅馆,没有热水,身体会遭受折磨,会生病,会令家人担心。

  墨脱在西部,太遥远,会遇到很多困难。

  曾经我这么思量。

  我出生在中部,对西部的环境也许不太适应,会不习惯山高路险,会不习惯风沙烈日。

  如果没记错,每一个与我深交的友人,我都曾慎重而认真地告诉他们:“我要去墨脱。”去看看那里漫山的蝴蝶在黄昏中飞舞,去看看大拐弯瀑布。

  他们都记住了,也会对身边的人说:“看,就是这个勇敢的姑娘,要只身前往墨脱。”

  听了他们的夸赞,看到他们艳羡的眼神,我多么自豪,多么骄傲,多么得意。

  可是,过去了3年,我却没有行动。

  在悲喜分明的生活中沉沦,我忘记了最初的梦想。他们都还记得的墨脱,我却将其遗忘。

  明信片上雪峰的白光让人眼睛生疼——如此清澈而耀眼。

  “如果想对生活释怀,就不要让心底的向往成为遗憾。”我一直相信,从不怀疑。

  我会去,心底的墨脱。你等着!

  我做事情一向不留遗憾也不惋惜,更不自我怀疑,而是内心笃定。

  确定无疑,那里会有世间最美的风景,会有门巴人灿烂的笑容。

  下定决心:2020年,一路西行!

  是的。生如远行,不忘初心,不惧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