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感悟西山

  在来西山之前,“西山”在我的印象里,只是一座茫茫无边的山野。

  而真的身临其境后,我才真正感受到西山独特的魅力。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我们一家四口背上行装,驾车深入门头沟腹地,真真切切地来了次西山亲密接触。

  我们的车子在群山之中前行,崎岖山路起起伏伏,北京的母亲河永定河就在山路的不远处,与我们一路相随。

  首先给我深刻印象的是西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座山,或者说西山是京西群山的统称。百度得知,西山作为北京西部屏障,是太行山的余脉,也是北京最重要的生态涵养区。

  其次给我印象深刻的是西山之中星罗棋布的具有特色的古村落:琉璃渠村早在金元时期就开始生产皇宫中专用的琉璃瓦了,龙泉务村则以龙泉窑而驰名,妙峰山镇是古代香客上山最重要的进香通道,王平則是西山古道出京的最重要关卡。

  说起西山古道,应该是我这次西山之旅最大的收获。

  在往西山古道的路上,晨曦初露,我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着早已憧憬的诗和远方。绕过一弯弯山路,经过了一个近乎90度的直坡,只见爸爸一脚油门“飞”了上去,车子终于到达西山古道的入口牛角岭下。

  “西山古道,我来了!”我下车后,踏着有力的步伐,对着那古道的关口喊道。

  遥望远处巍峨的群山和前方起起伏伏的古道,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段“心灵感悟之行”。

  古道之路由一块块石块铺就,石块历史久远,上面能看到明显的蹄印。爸爸说,这是来往商旅运货骆驼和马走出来的。古时候,西山古道是北京城最重要的燃料和建筑材料(煤炭、木材、石灰)供应通道,也是北京与山西、河北、内蒙物资交流的最主要通道。因此,可以想象,当时这条道上,每天应该是来往的客商摩肩接踵,一路上驼铃声声。

  虽然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大道上路面一片破损,但通过这些斑斑点点的蹄印,还是能够想象昔日的繁华。

  这些古道,在现在人看来也许只是条普普通通的山间小路而已,再宽也容不下两辆汽车同时通过,但我估计了一下,若是全在古代,货商牵着的那满载货物的驴子并排至少能走两队,可见这些古道在古时候应该算是非常宽阔了。

  走在那“狂野”的石路上,我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古人是怎么长途跋涉的,那商人还要牵着如此之重的驴子,翻山越岭,真可谓是神奇。

  这些蹄印足以显现出古人对生命的执着,对未来的憧憬。

  到达牛角岭关城后,我感受到了更多历史的痕迹。在道路左旁的不远处是一个凉亭,里面刻了一座碑,写着“永免夫税”的字样。再看题名,竟是堂堂“乾隆”皇帝!我们仔细看了石碑上的内容,爸爸说这是乾隆皇帝为了减轻当地山民的负担,与民生息,而采取的免除夫役的政策——这有利于凝聚人心,巩固统治。也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国策。

  路右方是以前的关城残垣,其作用是收过路税(酷似如今的过路费)……这些不得不使我感受到当年国家已经非常重视对交通和税收的管理,已经有了一套很成熟的制度。而这些制度也应该得到了人们的遵守。

  从关城下来的路上,我回望那一块块斑驳的碎石,突然想象古人在古道上背井离乡,该有多么地不容易。爸爸说这附近曾经出了一位大词曲家,就是写了《天净沙·秋思》这首千古绝唱的马致远。马致远是元朝大词曲家,与关汉卿齐名。他的家乡就在离牛角岭不到十公里的西落坡村。

  驱车不到一刻钟,我们就到了马致远故居前。院子虽然不大,但是门口小桥流水,院子旁边老树参天,联想到上午看到的西山古道,很自然就朗诵出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种寥落的诗意确实在西山无处不在。当天傍晚,我们回到北京城的家中。我的脑海里还萦绕着西山的一块块青石,一座座峰峦,一棵棵老树,一段段古道。

  这次西山之旅,让我感受很多。虽然路是走尽了,但是我的心却依旧在奔跑,永不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