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有一种美好唤醒了我

  “无事此静坐,一日当两日;心闲气静,恬淡平和;擎自然收获,如此好好。”

  曾经,我的生活一度被题海淹没,日子就在每天的麻木无味中虚度。直到遇见那份美好,我才知道,生活原来也可以如此多彩。

  汪曾祺是个可爱的老头。他喜欢吃扬州的火炭梅,会为了一枚故乡的咸鸭蛋傲气地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人间草木》中,我看到了无数美味:葡萄、鸭梨、水蜜桃……不禁想到,我的故乡也有美味呀!隆冬时节,从窖中取出一大碗冻得硬邦邦的红梨,倒入冰水,那梨中冰封了一冬的冷便会化为一层薄冰覆盖在梨上面。轻轻一磕,刚才还坚硬如石头的梨此刻便成了薄薄一层皮包着的蜜汁。摘下梨柄儿,在小口处一啜,酸甜的汁水就会一股脑儿迸进口中,在舌尖流转,随后一路裹挟着凉意从喉咙滑下,让你浑身的細胞都喧嚣着快活。忆起儿时,故乡的冬天多么美好,屋外大雪纷飞,屋内暖意融融,我和爷爷奶奶围坐在火炉边,吃着冻梨,谈着家常,无比惬意。那是多么愉快的时光啊,听着耳边噼啪作响的柴火声,享受着由身至心的味觉盛宴,我沉醉其中……

  林清玄是个有佛性的老头。他总喜欢和三五知己相伴,品茶谈天。他曾说过:“人间有味是清欢。”在再平常不过的日子里品味生命的意义,也许就是他的追求。

  我家也有一间茶室。墙上挂着梅兰竹菊,桌上放着茶杯茶盏。再踏入这间许久未曾进入的房间,仿佛就看到了父母满心欢喜邀我共品清茗而我却只执着于题海时他们落寞的身影。有多少次了呢?他们像那样面对面而坐,会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少了许多欢乐?

  茶室外的这片小花园,是父母在周末共同打造的,但是这里的一花一草,却从来没有得到我的欣赏。我默然,这几年,似乎再未好好与父母相处,他们每个周末的时光,都没有我的参与。我不禁后悔,为何不早点醒悟?

  这样想着便也这样做了。我叫来父母,烧上水,泡上铁观音,一起在茶室中静享难得的闲暇时光。绿色的嫩芽在茶杯中慢慢绽开,上下沉浮。窗外阳光正好,遍洒在青翠的草木上,为生灵镀上一层金光。海棠花烂漫地开着,热情地吐露内心的欢愉;小雏菊舒展着柔软的身躯,向路过的七星瓢虫打着招呼。身旁,狗儿似乎也被这静谧的氛围所打动,伏在一旁悠闲地打着旽,顺滑的毛发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父母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不因分数,只因我们共同度过的宁静时光。

  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过;原来,我的身边也有许多美好;只是没有发现,不懂享受罢了。那些墨香的书卷,带着生命的美好,用它的方式唤醒了一个迷途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