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游西江古村

  暖暖的阳光斜射下来,悄悄落在肩膀上。我在城市中穿梭,却在无意之中闯入了一方天地,眼前的一块牌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四个大字:西江古村。

  穿过小桥,往里走去,见一面石墙上写着“西江东流”四个大字,而在墙后,又是一片新的天地,白墙黑瓦带给人一种古朴之感。我的目光被深深吸引,不顾时间已不早,一径前去看个究竟。

  原来那是鄞州非遗馆。它并不大,左右两边被分成几个小房间,正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戏台。随着阳光照射的路径,我踏着一路的青石板,转角走进一间木屋。前脚刚踏进屋内,我便闻到一股浓浓的木头味。我好奇地往四周看去,桌子上、展柜中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几艘手工木船。经了解,这些传统的渔船都是用木头制作而成的,是渔民生存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用来海上航行。看着这一艘艘精美的渔船,无意中发现,在这渔船的两侧画有眼睛,这使其显得更神气了,我的好奇心再次被勾了起上来。我仔细地阅读了墙上的文献资料,才知道这是古人图吉利的做法,为的是在航行过程中求得一帆风顺。

  了解了古船,我又继续往前走去。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艾草味,我停下脚步,转头望见一个房间里挂满了各式香包,粉的、蓝的、黄的,五彩耀眼。目光被深深吸引住,我伫立在门外,痴痴地看着,耳边一阵回响“小姑娘,进来做个香包吧!看你也是喜欢的”,老人露出慈祥的笑容,脸上的皱纹霎时变成一条条线。我笑,步入这片充满香气的空间。老人找来两块紫色的布,又拾起针、线,她教得很耐心,针和线在手中不断穿梭着,看着它慢慢就要成形,心中喜悦,忽地想起这“香包”一词好似在《红楼梦》中见过,对,没错,宝玉和黛玉就是因为香包一事而引发冲突的。看来,在很久以前,香包就已成为人们的饰品了……正有味地回忆着这些情节,突然,又是一响,可着实将我吓了一跳,身体不禁一颤,耳边传来严厉的一声:“小姑娘,这边你缝错了,得把这儿都拆了重新缝!”啊,心中不禁一声大叫,但也只能带着几分遗憾,重新开始。拆线的过程亦是艰难的,细细地关注着每一根线,生怕再出意外,终于拆好了。再缝,目光紧紧地盯着,手拿着针,穿梭在每一个小洞中,看着看着,眼睛不禁晃了一下,针刚好从洞中穿上来,没注意,手指被针猛地扎了一下,疼得我差点没跳起来。看老婆婆正专注地缝着香包,我不愿打扰,忍住疼痛,又继续缝起来。

  阳光透过窗棂,洒在我们身上。针在不停地穿动着,又过了些时间,一个香包终于被我完成了。我细细地观赏着,轻轻地抚摸着它带给我的独特的感觉,闻着这股艾草香,不经意间想起了《离骚》中的“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于是满心欢喜,提着它走出這间小屋,慢慢悠悠,不慌不忙。它在风中摇动,发出淡淡清香,沁人心脾,动人肺腑……

  漫步古村内,感受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心是沉静的;看着手中的那个香包,肩上的担子却似乎愈发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