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闲不住的李老太

  隔壁李老太病了。

  入秋前女儿一家搬到城里去了,原本精神抖擞的老太太ー下子就蔫了。原来总喜欢东串西逛、张家长李家短闲扯上一阵的她,现今连门都不见出了,邻家屋前空地上的广场舞人群中也不见她的身影了。她整日坐在家里发呆,眼神总那么空洞、茫然。

  奶奶不放心,去她家看了看,发现李老太头发又白了不少,说近来总睡不着觉,还时常头晕眼花。她女儿得知消息,急忙寄回了燕窝、人参、脑白金等一大堆补品,还有许多国外产的昂贵药,可是李老太的状态始终不见好。

  李老太的老伴去世早,母女俩相依为命十几年。李老太一直结实得如同一头黄牛,操持生活的劲儿不输村里的汉子,为女儿和这个不完整的家遮风挡雨。

  后经人指点,李老太的女儿打电话向她撒娇:“妈,您能给我做双鞋吗?商场里卖的鞋看似光鲜,但都没您做得敞亮、养脚,您得空再给我做几双呗,鞋面还要燕子纹的!”李老太在电话里笑出了声:“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小妮子似的?行,妈给你做啊,城里卖的哪有妈做得好啊!”李老太一挂电话,就急忙上街去扯布、挑线,拎了一大袋子回来。邻居一惊:“李奶奶,咋提这么多红红绿绿的,都啥呀?”“丫头说想穿我纳的鞋呢,快过冬了,我得赶紧给她做几双啊!”李老太边说边提了提沉甸甸的袋子。

  没过几天,女儿又来电话了:“妈,您今年再腌点萝卜干吧,我们倒是买得着,可没您腌的那味啊,早晚喝粥就想这口了。”李老太情不自禁地咧开了嘴:“那是,妈当初可是咱们村里的腌菜高手呢,等着,小馋猫,妈给你做啊!”扔下电话,李老太又急急忙忙到街上去买萝卜了。

  李老太一下子又忙乎起来了,脚步有力,眼里泛着光彩,声音响亮了,精神也抖擞了。

  奶奶去李老太家串门,一回来就对我们说:“老太太的病没了,心情可好了,就刚刚唠了一阵,还一边摸着萝卜一边笑呢,不停地念叨‘这是我家燕子最爱的萝卜干’。”我扒上墙头一瞧,在李老太的小院墙角处,摊着两大块白色塑料布,上面晾晒着切成细条的萝卜块,老人蹲在边上拨弄着,就像守着自己的孩子,眯着眼笑着……碎碎的阳光洒在她花白的头发上,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女儿索要的布鞋、腌萝卜,竟治好了老母亲的疑难杂症。

  鸦有反哺之情,羊有跪乳之恩。远方的子女让父母心中多了一份牵挂。其实,“孝”有时也可以是一份精心设计的“索要”,让空巢老人有一份实实在在的念想和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