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橄榄树之乡

  在猖獗的阳光下,那一片浩瀚无边的树海,奄奄一息。一棵棵毫无亮泽的橄榄树,好似一个个绝望的百岁老人,在固执地守着一个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愿望。整个大地,被沉沉暮气压着,叫人在看着时连眼神都变得苍老了。

  然而,然而呀,风一来,一切都变了。

  那一棵棵原本低首敛眉、没精打采的橄榄树,在飒飒的劲风里,奇迹似的变了,变为千娇百媚的舞娘,枝条是它们的腰肢,如水般柔、如绸般软、如蛇般妖娆。它们尽情地舞,舞出了勾魂的婀娜;而连续不断地闪着的银光,就好似无数个醉人的眼波,飞来飞去。

  在叙利亚,橄榄树无处不在。它们或井然有序地生长着、或放任无羁地胡长着;一片一片,绵延无尽,像处处流淌着的绿水;而看橄榄树在风中飞舞,也就成了叙利亚之旅的一大乐趣。

  有一回,参观某个历史遗迹时,狂风大作,废墟旁的万千橄榄树,蓦然化作无数绿色的手,虔诚地向天空祈愿,银色光芒有如闪电般互相撞击,我看得双眼发直,衷心为大自然这场美丽的演出击节叹赏。橄榄树有着如许令人倾心的美丽,难怪有人为了追寻它而甘心浪迹天涯!橄榄树象征和平,在烽火频仍的一角,橄榄树苦苦向上天祈求的,应该就是“永远的和平”吧?

  对于叙利亚人来说,橄榄是果中瑰宝。

  在叙利亚认识的朋友马末,每天晨起和晚寝前,一定吃十颗橄榄,他认为这是延年益寿之道。他吃橄榄,十分讲究。把生涩的橄榄摘下后,在盐水里浸上长长的十五天后,用大石把橄榄的盐水压出,橄榄便会溢出自然的甜味。马末把“多年不曾生病”的奇迹归功于橄榄这“养生之果”,即使外出旅行,他总也随身携带一大包橄榄,他笑嘻嘻地说:“橄榄,早已变成了我身体一部分血肉了呀!”

  叙利亚是世界主要的橄榄油生产国之一,然而,在此,橄榄油和其他食油如玉蜀黍油、向日葵油相比较,价格却高出许多。到当地的超级市场去看,被誉为“液体黄金” 的橄榄油,总是“身价不凡”地被安置在高高的架子上,绝不纡尊降贵地与其他食油屈居一块。鉴于此,当地人多以橄榄油拌和生菜一起吃, 他们是绝对不舍得把它直接倒在锅里煎炸炊煮食物的。

  一日,到大马士革旧城古色古香的市集去逛,逛着、逛着,突然闻到一股缠缠绵绵的香味,一股很淡很淡但又非常清新、非常舒爽的香味。

  一名老妪,坐在小摊子前面。鬈鬈头发蓬蓬松松的,像褪色的鸟巢;一双眸子,却是清清亮亮的,像嵌在鸟巢里的两颗宝石。她的摊子,堆满了看起来十分粗糙的块状物,方形,大小不一,淡淡的黄色,中央娇媚地露出了草绿的色泽。

  我看着、闻着,突然,心念一动,啊,莫非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橄榄油手工香皂?

  问了,老妪微笑颔首。

  嘿嘿嘿,真是踏破鐵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过去,叙利亚曾被称为“橄榄油香皂之乡”,橄榄油蕴含多种有利于护肤的元素,远在罗马帝国时代,叙利亚便已开始了以橄榄油来制造香皂的传统手工艺了。

  我看那老妪,脸上虽然有着冰裂般的细纹,可是,皮肤却是紧实的。也许,这就是长期使用橄榄油手工香皂所带来的良好护肤效果吧?

  买了两块,揣在怀中,慢慢走回旅舍。日胜问我:“为什么不多买一些送朋友?”我没有答腔。心想:“金玉其内”的它,偏偏“败絮其外”,试问:在这“先敬罗衣后敬人”的社会里,有多少人能欣赏它的“内在美”?

  入夜,在那若有若无的清香里,我梦见了橄榄树。树在风中狂舞不休,一片片叶子,化成了一块块香皂,如雨般掉落。我捡了一大袋,回去分送给亲朋戚友,可人人啐道:“去去去,我不要这么丑陋的东西!”我一下子吓醒了,在朦胧的曙光里,看到那两块粗糙的橄榄油手工香皂不问世事地躺着,仿佛已经躺了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