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五彩玉带河

  从前,有那么一年的伏天,老天好像被捅漏了似的,下起了连阴雨,半个月了,不放晴。村子里各家各户放在鱼篓里的鱼干,有的都长毛了,用黄芪和螯麻草皮编织的网也烂了。住在抚远抓吉靠江吃饭的打鱼人,一个个愁得没办法。有的给木头神磕头,请神显灵止雨,可是头磕破了,雨就是不住。有的给石头神烧香,求神显灵止雨,可是香烧了一大筐雨还是哗哗下个不停。

  村子里住着一对老夫妻,老额娘跟老玛发说:“你不是讲过你那条腰带能辟邪驱魔的吗?还不快解下来,扔到天上去试一试,说不定真能晴天呢!”老玛发摇摇头不答应。说起他这条腰带啊,还真是有点来路呢。那是在他青年时上山打猎,就在他拿着激打(类似扎枪的工具)准备向猛虎扎去时,忽然猛虎一闪,露出了一个美丽漂亮的正在和猛虎厮杀的女子。看到此情此景,他猛闯过去冲着老虎的口就直穿到胸膛,结果了老虎的性命,从老虎的口中救出了女子。这女子,感谢他救命之恩,送给她一条五彩玉质腰带。并对他说:“这个请你留在身边,遇到灾难时它会帮你脱险。”说完转身就没影了。这条五彩玉质腰带啊,成了他的宝贝,一直系在腰上。有人见了用十船鱼换,他不肯,用十张虎皮换他也不答应,这条五彩玉质腰带曾救了他几次性命,是他视为珍宝的命根子呢!

  雨还是瓢泼似的下着,连三条大江,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都快平潮了,眼看乡亲们都活不成了,老玛发(老汉)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解下了腰带。出了门就往南天门跑去,只见他头也不回,眼也不睁冲着南天门上一扔,嘴里还不停地嘟哝着什么。说也怪,这五彩玉质腰带在雨中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即使狂风暴雨刮得人啥也看不見,但不一会儿,风也停了,雨也住了。就在老玛法(老汉)的脚下,出现了一道和老玛法(老汉)扔到天上去的五彩腰带一样的河。只是比腰带加宽了。这时,彩虹也出现在天边了。河水五彩缤纷,人们都欢歌笑语地蜂拥而来,对着这河拜起天地,激动地喊着:“吾么哩,必拉玉巴恰了诺依!吾么哩,必拉玉巴恰了诺依!吾么哩,必拉玉巴恰了诺依!”(五彩玉带河)边喊着边叩头拜谢!

  从此这个村庄不再哀声叹气了,乡亲们都奔走相告欢歌笑语,从那时起,老玛法便成了村子里人人拥代的老额真(首领)了。这条河从此就叫“吾么哩,必拉玉巴恰了诺依”,意思是“五彩玉带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