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屋后的四季桂

  我屋后有一棵四季桂,花黄白色,四季开花,四季飘香。夏秋两季芳香浓郁。

  这棵四季桂是六年前我的妻子从市场买回栽上的,因为屋后空地少,我想把四季桂送给别人,或带回老家。一个星期过去了,树叶开始蔫了,我决意将它栽在我屋后几平方贫瘠的地里。我的屋后有高耸的商品房,只有中午才能见到阳光。她在这阴暗潮湿而又逼仄的地方,呼吸着夹杂着油烟机抽出的腥味、辣味、醋味等异样气味的污浊的空气。我不觉得我拯救了她的生命,反而觉得内疚。我觉得她不应该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一个多月过去了,她的叶子居然鲜亮起来,虽然我未给她施肥、浇水。但是整株树看上去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弥漫着蓬勃的生命力。

  一年后,她高与胸齊。三月的一天清晨,我打开后门。树枝间爆出薏米粒般大的花苞,星星点点,缀满了树枝。没过几天,满树桂花盛开,小灯笼一样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花儿开得密集,花色黄白,在枝条中分布均匀,气味馥郁。弥漫着花香的空气,清新、淡雅,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工作繁重,但回家后,我总要走近它,用心地观赏她,深吸桂花的香味儿。花朵稀少时,我就用鼻尖挨近花朵,然后作深呼吸。它犹如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这时我仿佛能感受到她的生命的律动,仿佛她的生命与我的生命融合一体。我不觉钟情于她了。

  如今,她长高了,纵横的枝杈彰显着一种野性,仿佛要挣脱这狭窄的地方,投身广袤的原野,追寻自己生命的价值。今年,她只开了两次花,每次只有寥寥数朵。我在寻思,是我对她呵护关注不够,还是……

  我对妻子说:“让隔壁的绿化工程师带她走吧,工程师可将她制作成盆景,这样她与山、石、亭、台、楼、阁相配,更显端庄高雅、悦目怡情。”妻子说:“最好将她移栽在雪峰山旁,那里温暖湿润、阳光充足,同时土层深厚、肥沃湿润,有排水良好的沙质土壤,最适合她的生长。”

  我凝视着这棵即将移居的四季桂,有点不舍,也有点莫名的感伤,同时又感觉轻松、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