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迟钝的嗅觉

  干货摊、蔬菜摊、猪肉摊、海鲜摊……经过一个个摊位,我跟着妈妈到了活禽摊。一到活禽攤,我就闻到了一股让人胃里翻江倒海的味道,就像多年未清理的下水道经发酵发出的恶臭,我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妈妈把我安顿在活禽摊外面没味的地方等候,她自己一人去买鸡。没一会儿,妈妈出来了,手上拎着一只大公鸡,鸡爪和鸡翅都已经用红绳捆好。公鸡在妈妈手上用力地挣扎着,妈妈吃力地抓着鸡翅膀,我清楚地看到公鸡挣扎后溅起的点点鸡屎,落到妈妈白皙的手背上,我下意识地后退。

  只见妈妈淡定地把鸡抓到屠宰窗口去,让人帮忙宰杀,然后再去边上的水池清洗手上的污秽。

  我不禁惊讶于妈妈如此迟钝的嗅觉。

  听外婆说,妈妈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她有洁癖,嗅觉灵敏,怕脏,怕臭味。就连别人坐一下她的床,她都要把床单洗上个两三遍才罢休。有一次她出门,有客人带着小孩来串门,小孩子在她的床上又蹦又跳。她回来后竟然能闻出有人躺过她的床,知道真相后大发脾气,一下就把那床被单丢到了垃圾桶。为此,她还被外婆揍了一顿呢!

  经过这事之后,妈妈选择睡在了上铺,以防别人再靠近她的床。

  刚生下我时,妈妈的嗅觉还是敏锐的。据爸爸说,妈妈经常能隔着我的纸尿裤就能闻出我在“搞大事”,此时妈妈会直奔卫生间呕吐起来,严重的时候甚至连隔餐的饭都能吐干净。如果遇到饭点她就吃不下,只能挨饿。

  直到有一天,我发了40度高烧,又吐又泻,直到深夜才终于睡着。妈妈不忍心把我吵醒,就只胡乱擦洗一下,忍着大便和呕吐物的臭味陪我到天亮。那一夜,不知道爱干净的妈妈是如何忍受污秽物和臭味的。但自那一夜后,妈妈的嗅觉似乎迟钝了许多,再遇到饭点我正在“搞大事”,她居然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把饭吃完,再来清理我的脏东西,清洗我的小屁股。

  爸爸说,后来凡是源自我身上不干净的、臭的东西,妈妈的“洁癖”自然免疫,而因为我爱吃黄焖鸡,以前她从不去活禽摊,不能忍受那种腥臊味儿的她,现在也能来去自如。

  后来我想,妈妈那敏锐的嗅觉也许并非迟钝了,而是有了一份沉甸甸的母爱而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