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

散文集_现代散文集_优秀散文集_散文集推荐

因为有伯乐,骏马任驰骋

  春秋时期,齐桓公不计前嫌,重用管仲。鲍叔主动荐贤,甘愿其下。君臣戮力同心,治国爱民,终使齐国国富民强,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春秋五霸”之首,名垂青史,令人崇敬。

  我敬齐桓公虚怀若谷,管仲才能卓越,但我更敬鲍叔勇于荐贤,勇当伯乐,不妒才,不害才,善于识才、荐才、护才的优秀品质。正如司马迁所说的那样:“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也。”这里的“多”,是“称颂”“赞美”的意思。

  一个人要成才、成器、成就名垂青史的丰功伟业,除了内因强大、才能出众外,伯乐的赏识、贵人的扶助,也是极其重要的。韩愈在《马说》中就曾开门见山地强调了伯乐对于人才的重要性:“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韩愈把伯乐的识才、育才、用才看作是千里马成长、成就、成名的先决条件和必要条件。否则,“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間,不以千里称也。”

人间有味山粉糊

  人尚未动身,怀乡的胃却早已启程,一种独特的味道从血脉深处氤氲而来。

  记得汪曾祺先生曾经说过:“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倘若人间有味,那记忆中最可口的,一定是家乡台州的那一碗冒着热气的山粉糊。

  是的,山粉糊,甜美了我的童年,温暖了我简简单单的日子。

  听老一辈人说,山粉糊原是戚继光在台州抗击倭寇时,老百姓拼凑各种果蔬为士兵烧制的食物。在台州,一碗山粉糊是属于元宵节的特色美食,也是标配。没有山粉糊的元宵节是不完整的,至少是无味的。在我的印象中,小时候的元宵聚会格外热闹。外公忙招呼舅舅和爸爸坐下,大家兴高采烈地把小酒一斟,酒杯一碰,三人便谈天说地起来;妈妈和舅妈忙着帮外婆准备菜肴,里里外外,进进出出;我一个人闷得慌,便噘起小嘴,双脚一蹬,蹦下椅子来,直奔外婆的灶台,饶有兴趣且聚精会神地看外婆做山粉糊。

乡愁的味道

  母亲故去,不管我有多么不舍,终还是在第四个年头,把母亲送回河北,同父亲合葬。三十五年前,母亲把故去的父亲安葬在他日思夜想的故土上了。

  那是清明前,晴冷的一天。我在殡仪馆的骨灰堂里,爬上高高的梯子,把母亲抱了下来。

  一路无语,只看高速两旁的景色变幻:由如烟的垂柳转至延绵的山岭,再呈现笔直的白杨……这,提示着我:出江苏,过母亲的故乡——山东,进入父亲的祖籍——河北境内。路边是辽阔的冀中平原,裸露的黄沙土地,嵌着一块块返青的冬麦。这是我的故乡,是父亲曾魂牵梦绕的地方。父亲在这里,静静沉睡,等待了三十余年。

妈妈,我支持你

  病毒肆虐,让原本应热热闹闹的春节变得十分沉寂。人们都隔离在家,可我的妈妈依然每天都很忙碌——为了战胜病毒,奋战在一线!

  我的妈妈是一名医护人员,她每天穿着绿色的工作服,穿梭在手术台之间。她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几乎天天在科里吃盒饭。我已经记不清她上次陪我一起吃午饭是什么时候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爸爸早已准备好蛋糕,等着妈妈回来一起为我过生日。已经傍晚六点了,我焦急地在等待着妈妈。“妈妈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忍不住问爸爸。爸爸不停地拨打妈妈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始终是无人接听,因为手术室严禁携带手机。

记忆中的黄海海滩

  外婆家在黄海之滨的一座小镇上。在五年级暑假的时候,我与朝思暮想的黄海来了一次正面接触。

  驱车不到二十分钟,远处海的身影就显露出来。我心目中黄海的神秘面纱被揭开了,它最醒目的特点就是黄,就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在野外胡作非为,弄得满身黄泥巴。黄海的海滩,也是泥混着沙。它不同于一般海滩的美丽,却有着自己的富饶。

  看到有人拎着桶在海滩上捡拾贝类,我和弟弟也立刻脱了鞋袜,准备零距离地感受海滩的魅力。脚刚踩上海滩,就没入泥沙里了,泥沙又从我的脚趾缝里钻出,感觉痒痒的。海滩表面很平坦,但是踩上去就会发现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在布满荆棘的路上奋勇向前

  我怀着一种澎湃的激情,读完了《红星照耀中国》一书,轻轻地合上书本,“红星照耀中国”六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那一颗颗闪耀的红星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它们似乎已同红军们的灵魂融为一体,照耀着祖国的万里江山。

  《红星照耀中国》是一部文笔优美的报道性作品,作者真实记录了在中国西北革命根据地进行实地采访的所见所闻。全书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当属第五章《长征》。

  桥下是奔涌的大渡河,惊涛骇浪扑面而来,粗壮的铁链摆动着,似乎下一刻就要断掉似的。敌军的炮火,还在轰隆隆地响,如雷鸣般震耳,让人胆战心惊。在这样的条件下,有30位红军不顾个人安危,身先士卒过泸定桥,这份顽强不屈的意志令我敬佩不已。

未来我们来

  “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威廉·配第如是说。

  “一切苦境,都可由劳动解脱。”李大钊如是说。

  “只有人的劳动才是神圣的。”高尔基如是说。

  我认为,劳动能够开创未来,成就梦想。

  劳动创造幸福生活。1953年的一天,您目睹了农民饿死田间的一幕,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大伙吃饱饭。于是您不断探索,多次试验,终于找到了天然杂交水稻。您为了继续研究,带着您的团队四处奔波,在不懈的努力下,培育出了杂交水稻。如今,已90岁高龄的您还奔走在田间地头,践行着自己的誓言。您就是稻田英雄——袁隆平。除了您,还有“油菜花父子”沈克泉、沈昌健,“褚橙”种植成功者褚时健……你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挥洒汗水。是你们,用勤劳的双手创造了我们的幸福生活。

表里如一

  小说《长恨歌》中曾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吃是做人的里子,穿是做人的面子。这话其实不无道理。

  实际上,这是一种精妙的比喻。众所周知,衣食住行是一个人日常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当吃穿联系到做人,便有了更深的含义。“里子”显然不只是吃,它是人们在私人生活中满足内在基本需求的行为,更贴近于人的内心和本性;“面子”也不仅限于穿,它是人们为公众场合所精心设计的对外姿态的体现,服从于人对认同感的渴求。因此,“里子”倒更像一个真实的人,“面子”难免会有些表演色彩。

  人们面对“里子”和“面子”时是怎样表现的呢?

生如远行,不惧陌路

  这世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要抵达的地方,没有原因,这样的一个地方,有的人已经抵达或正在抵达的途中,有的人也许还未动身。

  我心中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它叫墨脱。

  墨脱是藏区林芝市的一个小县城,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深处,古时它叫“白玛岗”,抵达的路途十分不易。

  2017年2月,小美对我说,她到达墨脱了。

  这个我15岁时在火车上遇见的姑娘,一个人往返中国的大江南北,不回头,不留恋,从来就是说走就走。

  她从波密寄来明信片:墨脱是你说了3年却从未抵达的地方,你何时来?

奇妙店铺

  这条查理大道是皮埃尔城里最热闹的地方,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在查理大道的尽头,有一家小小的商店,没有别家闪烁的霓虹灯招牌,也没有卖力的吆喝声,只有大门上挂着一块写着“奇妙店铺”的朴素木牌,木牌上缀着几个铃铛,微风吹过,发出悦耳的铃声。很多新客人都是不经意地错过,再寻着风铃声找了回来。

  我依旧像往常一样,身穿黑色灯芯绒魔法袍,头戴尖顶魔法帽,手拿一根金色魔法棒,笔直地站在商店里等待着我的客人们。这件黑色灯芯绒长袍洗得有点旧了,金色魔法棒上漆也有些掉落了,可我不管天气多热,都要穿戴着,它们是我的标志,生怕换了身行头,客人就找不到我的店了。

«1234567»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Copyright www.sanwenji.net. Some Rights Reserved.